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歡迎光臨八里河旅游區官方網站!

國家AAAAA級

中文 ENGLISH 日本語 ???

【八里河文化】

八里河的傳說和歷史

發布日期:2017-03-04  瀏覽次數:4963

歷史就像一條長河,有淵源、有流程。八里河也同樣,從日月星辰的演變中,流過洪荒時代,穿過文明時期,經過無數次的變遷,一步一步地走向今天。





八里河與其說是一條河,不如說是皖北一個大湖泊,現有水面1.8萬畝。歷史上“河”與“湖”的爭論還引起了一場官司呢。

相傳明朝嘉靖43年,鳳臺縣有一漁民儲德成,聞知八里河盛產魚蝦,而且魚質細嫩甘甜味美可口,是市場上的搶手貨,就想去捕魚捉蝦。去前找到了本族族長,問能否前往捕魚,族長答應道:“去吧!有什么問題與我講一聲是了。”儲德成便攜帶家小來到八里河南岸居下捕魚。

南岸有一王姓家族,族長是個當地秀才,能說善辯。河下有人逮魚,自然有人向族長回報。王姓族長得知后就去阻止捕撈,雙方發生了爭執。 一方講八里河是河,河里行船、捕魚不受限制,為什么不叫捕呢?一個說八里河是湖,湖里有地,地被水淹了,百姓自然有山用柴,有河吃魚這是自然。雙方爭執不下,發生沖突,毆打起來,各不相讓。儲德成回家稟報了族長,儲姓族長告到官府,王姓族長也作了充分準備。兩姓族長都寫好了狀紙,呈到了潁州府。

不久,潁州府傳令,要在三天內開庭審理。

三天到了,府官坐堂審問:“你們雙方的狀紙都提到河和湖的問題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原告先講。”儲氏族長說:“八里河是官河不是他姓王的,它不屬于哪一個人,所謂河,它是從一個源頭流向它的一個盡頭,任何船只和漁民都有行駛和捕魚的自由。”大堂上王氏族長也擺了八里湖的理由:“所謂湖,是由低洼地內澇形成的水面,它是局部的,短時的大面積積水,更不能長年行船,水落后,農民便可耕種,八里湖周圍的百姓在有水時捕魚,無水時耕種,便是祖業。” 官府認為雙方有理,無法判決,只好暫且把官司擱置了。

王、儲兩姓見沒有結果,雙方仍不甘心。二年后,官老爺見拖不下去,便說:“得本府實地看后才作決斷。”不久來到八里湖,看了源頭和流向,查了河床和耕地,方知是湖泊。王姓族長的官司終于打贏了。

既然是湖,為什么至今仍叫八里河呢?這是歷史造成的。一是明末幾次大水,淮河洪水的到來,湖水面積擴大,受災嚴重,水后又進行堵口,從此形成了八里湖終年積水成河;二是外地行人經過這里望見湖水浩淼,呈帶狀分布,又無盡頭,總認為是河,出于習慣的叫法,便叫出了八里河這個名來。

一開始并不叫八里河。很古很古以前,由于地殼變動,它與戴家湖同時形成,構成東西走向的一條很長的夾溝和若干個支流。后來,在夾溝兩邊自然生成茂密的柳樹,若干年后,人類為了生存,尋找著自己賴以生活的自然環境。他們來到這里,就在這稍有坡度的黃土地上耕種、生息。從此,人們就叫這條夾溝為柳溝,至今它的上游仍叫柳溝。后來溝邊有一小鎮,就叫柳溝鎮。

柳溝位于淮河的左側,與戴家湖相通,戴家湖又與淮河相通,洪水上漲,必至柳溝河。柳溝河的下游,地勢低洼,上有百里路長的源頭,下有淮河可瀉。大禹治水時,淮河兩岸人民也曾筑堤防洪。柳溝河幾度與淮河相隔,致使柳溝河水無處可瀉,泛濫成災。

到隋唐時期,也曾修閘控制柳溝河水,后來被特大洪水沖垮而又直瀉淮河。這時,只好就勢疏導,柳溝河便成了淮河的避風港。來往船只往往小泊數日,商賈涉足柳溝鎮時,這里便成了水陸交通的繁華重鎮了。

柳溝河經過無數次的洪水沖擊,河床淤平,河面拓寬,形成了低湖洼地,柳溝的面貌已不復存了。

到了元末明初,由于戰爭頻繁,洪水泛濫,柳溝河無人問津,肆虐的洪水直沖柳溝鎮和白雀寺,一場大的災難降在柳溝河兩岸。良田淹沒,房屋倒塌,百姓逃離,這里便成了一片荒涼的澤國。然而,卻給后人留下了神奇而富有情趣的傳說和古跡。諸如:妙三姐出家、思望臺、歪嘴井、九女墳、小孤洲、磨盤崗、童子灘、九龍奪珠碑、文龍橋以及古廟等。

明洪武十八年,八里河白雀寺已毀十年。這時百姓生活較為改善,佛處于盛行時期,由于香客居士甚多,由當地名流紳士牽頭,先后在河的兩岸,建起了北岸的高皇廟、南岸的潘家廟,均系小廟,時有僧人十幾人。

到了清朝,人們熟知的河已是八里河了。

八里河在近百年來,遭受的災害是觸目驚心的。1938年6月國民黨政府在黃河花園口制造了決堤事件,形成了黃水南泛,由潁河決堤進入了八里河,泛濫成災,河床升高,水面拓寬,良田淹沒,房屋倒塌,周圍群眾外逃求生,實屬可憐。

《潁上縣志》記載:“眾水所潴,故汪洋浩瀚,其勢特大,南北相距八華里許,故曰八里河。”它的東西長度也達30多華里,歷史上南來北往的人僅靠幾只破船渡河,當地有民謠形容過河難:

八里河,河難過,

一條破船載滿客,

站在岸邊等啊等,

搖搖擺擺到日落。

風雨天,難過河,

行人到此無著落,

忍饑受凍又挨餓,

荒湖無蔽任折磨。

若有病人急需到縣城醫院診治,不僅是對岸呼船難,就是在船上一櫓一櫓地搖過去也得兩個小時,耽擱了病情;馬店渡口在民國三十三年冬天,一個王姓家辦喜事,新娘乘坐的船被冰劃破,浸水下沉,掉進冰窟里,從此再沒有上來。類似事件每年都有發生,令人心酸。

八里河,這個養育兩岸人民的河,留給人們既有恩惠,也有痛苦的記憶。

沿河兩岸百姓,多以農業為主,以漁為副,在這里繁衍生息。落后的生產工具和生產方式,未能使八里河的面貌得到改觀。在老年人的記憶中,八里河的水常年浩淼,水鳥成群,菱藕、蕎麥布滿湖汊,即使是干旱之年,交通也不便利。在宋、明兩代,柳溝河的上游修建了徐橋和馬磚橋,到清代末期又被洪水沖毀。至民國時期,這兩座橋僅由幾塊石條搭成簡易的小橋了。只要一到夏季,湖水上漲,小橋沒入水中,這兩處僅有兩只渡船勉強維持南北交通。尤湖小橋更是簡陋,只能在秋冬少雨季節通行。

解放初期,對八里河未能及時進行改造利用,一九五四年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,把八里河兩岸洗劫一空。潁、霍兩縣已成澤國,潁淮兩河見面,八里河、戴家湖、邱家湖、姜家湖、城西湖、唐垛湖六大湖泊匯合,成了浩瀚無際的海洋。五四年冬至五五年春,政府安排了大批災民北移生產自救。秋后,開始了淮河堵口和八里河的改道工程。淮河北岸的沿崗大堤破土動工,截流了八里河水入淮的通道;同時開通了八里河水入潁河的流徑,并建閘截流。從此,八里河成了潁河的支流。

一九五八年,八里河成立了漁場,但對大湖面沒有實行投放和管理,只是單一地魚苗生產。在三年困難時期,特別是六零年,兩岸人民下河摸哈蜊、撈菱角、捕魚蝦、割雜草充饑,八里河幫助兩岸百姓度過了難關。

一九七二年,潁上縣委、縣政府為了開發八里河,集中了常年飄泊在外的全縣漁民定居這里,成立了漁業公社,開始了八里河的治理。

一九七六年,史方軍任漁業公社黨委書記,是年開始了治理,先后開發了勝天圩、沖天圩、尤湖圩、稻香圩四個大圩,重建了徐橋、馬磚橋,溝通了半崗、關屯與潁城的交通。

一九七八年,對八里河大湖面開始了魚苗投放和湖面管理。這時已奏響了開發八里河,向八里河要財富的前奏曲。

一九八二年,八里河已經引起縣、省、中央三級政府的重視,認為八里河的開發前景是可觀的。于是,便由中央水產公司、省水產公司、縣農牧漁業局三家聯合投資193萬元,成立了“國營潁上縣八里河聯營漁場”,完成了勝天圩1500畝精養魚塘的開挖任務。

一九八九年元月六日,張家旺帶著縣委的囑托,到八里河任黨委書記。他深入實際,調查研究,針對湖面管理混亂,農業生產因循守舊和人民生活水平極為低下的狀況,他以“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”的強烈事業心,不辜負縣委囑托、人民的希冀,作規劃,制藍圖。他訂下三年三大步的設想,得到了全區人民的擁護。第一步,抓湖管,整漁風,開挖低湖洼地,建成旱澇保收田,奠定經濟基礎;第二步,新建一所從幼兒園到職業高中,一條龍教學的淮望教育中心,讓孩子都能受到初等教育;第三步,自已設計建造一個橋壩結合的大橋,溝通南北交通。

橋,是關系到人民生產、生活的大事,是八里河人民世代的夢想!

一九九零年春,張家旺在黨政聯席會上擲地有聲地說:“橋一定要修,今年一定要修成。我們修橋符合全區人民的愿望,只要與人民有益的事情,我們就要大膽地干,水利工程隊要兩年才能建成這個橋,我們不能等啊!”就這樣當年五月十日破土動工,九月底拱橋部分建成,十一月二日土壩工程開工,出動六千多名民工,一千三百輛架車,奮戰五十六天,六百多米長的過河大壩與橋合攏建成。橋壩結合的設想終于實現了。一條巨龍似的大壩橫臥在八里河上,兩岸人民歡呼雀躍,從此結束了過河難的歷史。

張家旺帶領全鎮人民建大橋、筑大壩、抓農業、促湖管、改洼地、造梯田、立教育、修公園,忠實地履行了自己的職責。以實干家的膽略,櫛風沐雨,奮戰了幾個年頭,終于喚醒了沉睡千年的八里河,給這塊僵土帶來了無限生機。

今天的八里河得到了治理與開發,河水清澈,魚質優美,年產百萬斤以上。在干旱年景確保了農田用水,內澇時河水可排于潁河,農作物仍可獲得收成。正如九十四歲的老農黃俊生贊頌的:“九龍傳珠地,八里魚米鄉”。

現在的過河橋壩燈火輝煌,鎮河寶塔巍峨凌空,望淮玉亭,巍然屹立,南湖公園偎依在八里河的懷抱;融水產、園林、景觀為一體的旅游農業,填補了淮北平原上的空白。八里河已向人們展示著不是江南,勝似江南的新面貌,這在它的歷史上將要留下光輝的一頁。

原安徽省委書記回良玉指出:“我們的八里河所看到的旅游農業,別具一格,它沒有那個優勢,但創造了那個優勢,創造了新的景觀,為農業的開發提供了一個新的值得研究的命題。”李鵬、胡錦濤、田紀云、鄒家華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先后到這里視察,予以很高的評價。

古老的八里河正煥發著勃勃生機!


返回頂部
福建36选7开奖时间